您好,欢迎光临悬疑世界
悬疑世界banner
  •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

  • 蔡骏超现象级IP第二季震撼上演!

    蔡骏超现象级IP第二季震撼上演!

  • 《悬疑世界·故墓新烟》四月刊最新上架!

    《悬疑世界·故墓新烟》四月刊最新上架!

 

资讯详情<返回

法老的诅咒到底管不管用?

2017-06-09 11:09:32  |  查看647  |  评论0

“神将展开巨大的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休息的任何人。”


图坦卡蒙法老陵墓被开启之后,考古学家接二连三地死去。恐怖的诅咒,就像是巨手一样,扼住读者的脖子。法老的诅咒,是真的吗?它是怎么诞生的?


事实可能没有想象中的复杂。法老的诅咒,其实一场传播学上的“杰作”。两百多年前,伦敦一家剧场的“木乃伊脱衣”表演,开启了“法老诅咒”的进化之旅。


01

诅咒

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毛骨悚然:“死神将展开巨大的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息的任何人。”


但他们还是进入了内室,发现了存放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金棺。不久,这次考古活动的资助者,卡纳冯伯爵在图坦卡蒙墓中准备开启金棺时,突然左脸颊被蚊子叮了一口,此后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几个月后卡纳冯病死在开罗。

微信图片_20170609105535.jpg


不可思议的是,在卡纳冯去世的同时,整个开罗突然之间停了电,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5分钟后才恢复供电。卡纳冯的姐姐当时就守在死者身边,她回忆说:“(卡纳冯)死以前,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的召唤,我要随他而去了。’”


然而,诅咒并没有消失。


卡特的助手迈斯患上了高烧,4年后不治而亡,他的母亲和一名护士,也因被小虫叮咬后死亡;接着卡特的另一个助手贝茨尔因心脏病突发死亡。


被卡特请来的考古学家梅西,长期昏迷不醒,死于卡纳冯住宿的同一个旅馆。第一个解开图坦卡蒙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其身体的亚齐伯尔特·理德教授,在拍了几张照片后突发高烧,不久便死了。


考古学家埃普林·霍瓦依特则在离开图坦卡蒙王陵几天后自杀身亡,他留下遗言:“我因受到法老的诅咒离开这个世界。”


最怪谲的是,1929年的一天清晨,卡纳冯的遗孀伊丽莎白去世,她同卡纳冯一样,也是因虫子叮蜇而死的,甚至叮蜇的部位也在左脸颊。


这么多受害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呢?开罗博物馆馆长梅赫来尔不相信法老的诅咒的说法,他说:“我一生与木乃依打交道,我不是还健在吗?”但不久他就突然因心脏病发作而死。


有的科学家认为是病毒所致,他们发现有一种病毒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能够在木乃依内存活达四千年之久。病毒也可以通过皮肤接触而发作,陵墓内彩色壁画的颜料里,就含有砒霜等剧毒。也有人认为考古人员因为长期在古墓内工作,对墓中霉菌过敏反应而造成死亡。


德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范登堡写过一本书叫《法老的诅咒》,就专门引用过著名的原子科学家路易斯·巴格雷尼的见解:“我认为古埃及人已知原子分解规律,他们的祭司和智者对铀的特性很清楚,用原子辐射来保护他们的圣地是可能的......陵墓下面可能蕴藏着铀,或者陵墓本身用具有放射性的石块砌成。这种射线直到今天还能致人死命,或者至少损害人的健康。”

微信图片_20170609105543.jpg


真相

人们经常会忽视真相的另一面。


事实上,被描述的恐怖无比的“法老的诅咒”,威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当时参加挖掘法老陵墓的26人当中,只有6人在十年内相继离世。如果法老的诅咒真的存在,为什么剩余16人平安无事呢?


诅咒的秘密,被英国公开大学一位埃及学家特塞拉特所破解。据他发现,法老诅咒的传说,最早可追溯到1828年伦敦皮卡皮卡迪利剧场公演的“木乃伊脱衣”表演。


当时,剧场中数万名观众里,有位名叫韦布疑的女作家。观看这场表演后,她灵感大发,创作了小说《木乃伊》。这则故事发生在22世纪,讲述了千年木乃伊还阳复活,企图勒死主角埃里克特。


单单一篇小说,当然不会造成如此恐怖的诅咒。此后,又有接连不断的木乃伊题材的小说被创造出来。一位无名氏的童话小说《事业有成》,成功地把金字塔内部的恐怖想象出来。


于是,木乃伊在读者脑海中就逐渐成为了一个报复心强烈的恐怖魂灵。


微信图片_20170609105547.jpg


19世纪的欧洲,经历着第二次的工业革命。电力的运用,让传媒技术得到质的飞跃。电报、无线电通讯等相继诞生。


城市规模的壮大、人们识字率的提升,让报业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在19世纪初,伦敦人口已经高达百万。如此庞大的人口,娱乐需求该有多强烈?贴合市民口味的通俗文学,进入繁荣期。住在贝克街221号的福尔摩斯,就诞生于1887年。


神秘、刺激、富有冒险精神的木乃伊故事,正符合读者的口味。


木乃伊的恐怖传说,经过30年的传播与演变,漂洋过海来到美利坚。1869年,美国著名女作家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写了短篇小说《金字塔迷途记》(又叫《木乃伊的诅咒》)。故事以《事业有成》为蓝本,讲述了探险家进入金字塔,燃烧木乃伊,把陵墓里装有种子的金盒带回家。种子经过他的未婚妻种植之后,长出奇花。而花的香味,却是阴魂不散的诅咒,让这位女子,在婚礼上变成了一具木乃伊。


如果说19世纪里木乃伊的诅咒还停留在虚构中,那么到了20世纪初木乃伊诅咒终于照进现实。


19世纪中叶,考古学成为一门严谨的学科,同时也是一门“显学”。庞贝古城、特洛伊遗址、洪水神话、泰罗遗址等等,都是从那时候开始大批地被发现。欧洲各国的考古学家的足迹,也遍布美洲、亚洲、非洲等各大洲。


这批“考古学家”里,有真正的学者,也有一些居心叵测的文物贩子。


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群贪婪的考古学家,涌进各国的古墓、古迹之中,然后大肆盗取文物。


法老王图坦卡蒙的陵墓,在这股狂热的考古潮流里,并未幸免。主持考古挖掘的是英国埃及学家霍华德·卡特。1922年,封闭三千多年的图坦卡蒙的陵墓,最终被开启。


消息一传开,很快就震惊世界。


著名女小说家科雷利敏锐地把法老的诅咒联系在一起。她说:“任何乱闯封闭陵墓的人都会遭受最悲惨的惩罚。”


事有凑巧,带头闯入法老王图坦卡蒙陵墓的卡纳冯勋爵,在两周后暴毙。“法老诅咒”由此登上世界大报的头版。


此后,法老的诅咒,就成为挥之不去的恐怖阴影。


——部分内容节选自小说《诅咒》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