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悬疑世界
悬疑世界banner
  •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

  • 蔡骏超现象级IP第二季震撼上演!

    蔡骏超现象级IP第二季震撼上演!

  • 《悬疑世界·故墓新烟》四月刊最新上架!

    《悬疑世界·故墓新烟》四月刊最新上架!

 

资讯详情<返回

「宛如昨日」里的数字密码解不开?答案也许在这本书里

2017-04-24 10:03:35  |  发布者:蔡骏  |  查看522  |  评论0

三日不读书,便觉得面目可憎。

读书本不应该被人提醒,可现在越来越多人忘记了阅读。不忘阅读,在书本中寻找真相。也许,这就是世界读书日的意义。


今天,谈一谈影响我至深的一本书。你,准备好走进它的世界了吗?



     那些年我读《悲惨世界》      



小时候,大约小学四年级,家里有两本《悲惨世界》的藏书,封面上的几何花纹图案,像十九世纪的门窗。书名底下的“一”,代表第一部,然后“雨果 著”。扉页印着李丹翻译,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七八年,北京。版权页上头是“VICTOR HUGO,Les Misérables”, 另一面是雨果老爹的照片。出版说明的落款是一九七七年十月。接着是目录、作者序、第一部“芳汀”。一副原版的版画后面,第一卷“一个正直的人”。


虽然当时还无法看懂这本书,我还是坚持读了第一章”米里哀先生“,故事是这样开始的:1815年,冉阿让从被关押了十九年的苦役中释放。刚从监狱放出来的冉阿让,没人愿收留他过夜,结果,本城的主教米里哀先生却收留了他,但半夜他却偷了主教家很值钱的银器,结果被警察抓回来。


米里哀主教竟然对警察说谎,证明冉阿让没有偷窃,银器是主教自己送给他的。最后,主教对冉阿让说:“不要忘记,您拿了这些银子,是为了去做一个诚实人。”从此,冉阿让彻底地改变了。


若没有米里哀主教当初做的这个伪证,芳汀可怜的女儿珂赛特也不可能获救,或许这个小女孩将永远在小旅馆里暗无天日地长大直到无声无息地死去。


米里哀不但救了一个人,而且间接地救了好多人。我可以认为米里哀做了一件很划算很精明的事情——即用自己的千分之一换来了另一个人生命的全部。许多年后,我依然对《悲惨世界》的这段开头印象深刻。


后来又读了《悲惨世界》的第二部“珂赛特”,第一卷“滑铁卢”。雨果老爹用数万字描写滑铁卢战役——与整个悲惨世界基本无关,除了最后偷盗死人财物的德纳第。大师发神经般写一长串,所有细节栩栩如生,我仍然记得那个“A”字形。那道致命的壕沟,葬送了拿破仑的胸甲骑兵。雨果老爹一边描述战役进程,一边夹带大段抒情和议论,让我一度以为所有牛逼的小说都该这么写。


微信图片_20170424101627.jpg

那年春天的时候,我读完了《悲惨世界》,那是一场异常艰难的行军跋涉,断断续续啃着嚼着吮吸着敲骨吸髓着每一个字。密密麻麻的叙述与抒情以及评论,宛如滑铁卢上英国方阵的矛尖。我几乎也深陷于拿破仑的困境,在威灵顿公爵的壕沟前尝尽了苦头。我不敢说读懂了雨果老爹,但至少能看懂所有的注释,能陈述大致的历史和宗教背景,尤其是书中如繁星般不可计数的人名和典故。


七年前,第二次读《悲惨世界》,读到第五部“冉阿让”第六卷“不眠之夜”第二章“冉阿让的手臂仍用绷带吊着”——我突然忍俊不禁,雨果老爹简直是心灵鸡汤段子手,幸好那年还没非诚勿扰,否则他就是天生的特邀嘉宾,根本没孟非和乐嘉这俩光头啥事体。


感觉那年头,大师们就是逼格高,每写一万字故事,就来段五千字长篇大论,从如何解放失足妇女和被拐卖儿童到巴黎下水道的设计方案。中国古典小说里的“有诗为证”真是小巫见大巫了。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们都既是小说家也是鸡汤大师兼历史学家兼新闻评论员兼眼含热泪的网络名嘴公知大V。


《悲惨世界》是我接触到的第一本文学名著,我非常喜欢这部小说,它是一部伟大的作品,雨果是一位伟大的作家。


去年收录在我的短篇小说集《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中的《麻辣烫珂赛特眼泪石一夜》获得了第四届郁达夫短篇小说提名奖,当时的题目是《眼泪石》,这篇小说就是以《悲惨世界》作为对应的背景,讲述二十一世纪的上海正在上演着十九世纪发生在巴黎的故事,钩沉人们在不同的时代但有着相同命运的生存状态,还有在这个时代,所有人的故乡都会被毁灭,唯独记忆不会的乡愁。


而今年我的最新长篇游戏幻想推理小说《宛如昨日:生存游戏》中也提到《悲惨世界》,几重案件侦破的一枚关键棋子就是破解数字密码游戏,而这密码就是从《悲惨世界》一书中破译的。这个数字游戏,或许你也玩过。

《宛如昨日:生存游戏》节选一

“从巴黎的原子看巴黎” 


 “我们玩找字游戏吧!”


她用红色圆珠笔在《悲惨世界》中画了几个圈,分别在不同的页码。她又在作业纸上写了好多数字,让他把书里对应的文字找出来。


垫在桌面的报纸,上面正是填字游戏——纸媒时代,报纸上常有这种版面,在方块格子里寻找纵向和横向的空格,根据前后左右提示填空。小枝对后排挤眉弄眼,像闺密间的游戏,身旁的男生是被捉弄的对象。


她把一本书放到盛夏面前,《悲惨世界》第五部,翻开一页是铜版画的插图——背景是十九世纪的巴黎街道,人们用桌椅、砖块与垃圾,堆积一道高高的路障,成百上千穿着平民服装的男女,拿着火枪与刀剑,躲藏在路障背后。铜版画中的巴黎乌云滚动,旗帜流苏在飘,男人中弹血洒五步,女人帮忙抬下尸体与伤者。魔女抓着她的手,深入插画——手指被发黄的纸页吞没,像浸入一片水面,不,是一锅沸腾滚烫的油汤,蚀骨销魂化作胶水。她并未感到疼痛,从整个手掌到胳膊、肩膀和脖子,依次消失。这本书变成沼泽地,任何人接触就会被吞没。《悲惨世界》第五卷的插画——四十年前的纸张,贴着十八岁的面孔,每个毛孔都呼吸着霉烂气味。最后,整本书覆盖双眼,将她完全吃掉,一根碎骨头和头发丝都不剩。


耳边山呼海啸般的声音,男人与女人的叫骂声,子弹从头顶穿梭,远处隆隆炮火,天空有雷声滚动。周围一个字都听不懂,偶尔听见几句“笨猪”和“傻驴”。睁开眼睛,看到铜版画里的世界,像从动画片进入真人片。男人挺着法兰西大鼻子,女人高耸抹胸后的乳房,顺便散发劣质的香水和狐臭味。她撞到一个男人胸膛,他的眼睛中弹,鲜血顺着脸颊飞溅。温热而咸涩的血液。空气是真的,男人是真的,女人是真的,子弹是真的,死亡也是。


只有自己是假的?


雨果笔下的巴黎,1832年“六月起义”。她所见的大部分人即将死去。她勇敢地爬上街垒,像爬上木质的断头台。许多人在她身边,发射毫无杀伤力的子弹,如同小羚羊与猎豹的决斗。一面大红旗在头顶飘扬,有人擂响战鼓,高唱战歌。


车轮隐蔽下,她观望对面的敌人——国王的士兵们,长着各种动物的头,狗头人、狼头人、猫头人、牛头人、羊头人、豹头人、狮头人不一而足。指挥官却是个鼠头人。士兵们穿着十九世纪服装,扛着前装燧发滑膛枪与刺刀,名副其实的虎狼之师,列队前进与杀戮。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最后时刻,街垒遍地鲜血与残肢,再无退路,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轮到你了!”


盛夏在街垒上站起来,无数子弹从耳边与腋下穿过。她带着最后几十个战士,如同古罗马斗兽场的角斗士,冲向国王的士兵们。右手三色旗,左手火枪,胸口的衣衫落下,露出自己的一对平胸,身后是硝烟弥漫阴云密布的巴黎街头,就像那幅惊世骇俗的油画。


油画中的自由女神也是红头发。


一颗子弹,带着国王的诅咒,骤然击穿她的胸口。就像遭到泰拳沉重一击,轻盈的身体往后飞去,坠落在街垒的尸体堆上。


失去意识的刹那,脑中最后想到的——我将被永远困在宛如昨日的游戏世界?


她没想到还能睁开眼睛。暗无天日的地底。黑暗隧道,底下流淌着水,散发着刺鼻臭味。这是巴黎的下水道,也曾是墓穴和避难所,盗贼、乞丐还有叛乱者们在此藏身。用雨果老爹的说法,这是“利维坦的肚肠”。


黑暗滋生秘密,黑暗也能抹杀秘密。


她已伤痕累累,胸口布满弹孔,不晓得是死尸复活,还是成了巴黎地下的吸血鬼。隧道尽头,看到一个男人。


“你是谁?”


“冉阿让。”


法国老头,穿着黑色斗篷,留着大胡子,他没有送走负伤的马吕斯,也没有去找珂赛特,而是救活了魔女。


他抓住她的手,粗糙温热有力布满裂缝的手,几乎要让人爱上的这只手。


跟着垂暮之年的冉阿让,穿行在巴黎地下道。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样久,路上见到死尸、老鼠还有鬼魂。遇到危险路段,冉阿让把她搂在怀里,她用红头发摩擦他的脖子和肩膀。要去塞纳河边?诺曼底的海滩?抑或敦刻尔克的港口?甚至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什么都不是,隧道出口,一片混沌的光。冉阿让牵着她的手,爬出肮脏的排水口。

微信图片_20170424101845.jpg

《宛若昨日:生存游戏》节选二

“数字:名字的形成方式”


 “奇怪啊。”她拿起来翻了几页,“焦老师为什么自己找虐重读《悲惨世界》?要写推理小说《名侦探沙威警长》?盗墓小说《大盗冉阿让的一生》?小白文《恋上霸道总裁的芳汀》?”


叶萧翻到这本老书的第364页,也是倒数第三页,第二行——

“过后法院来检查,在地板上发现一些面包屑……”

其中“包”这个字,被人用红笔画了个圈。

他又翻到199页,第十七行的第四个字,同样被红笔画圈,这个字是“海”。


“等一等!”盛夏粗暴地抢过书本。她看着对面墙上的四十行数字,念出第一行红字。

1(364、2、17)(199、17、4)

翻到刚才364页第二行,用红笔圈出来的“包”,恰好是这行的第十七个字。

依此类推,第二个括号(199、17、4)= 199页,第十七行,第四个字——海。

这第一行的两个括号,等于两个汉字:包海。


墙上的第二行数字——

2(73、10、6)(304、22、4)(217、11、5)

第73页、第十行、第六个字——吕。

第304页、第二十二行、第四个字——敏

第217页、第十一行、第五个字——前

连起来是三个汉字:吕敏前。


<上一篇    下一篇>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