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悬疑世界
悬疑世界banner
  •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

    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

  • 蔡骏超现象级IP第二季震撼上演!

    蔡骏超现象级IP第二季震撼上演!

  • 《悬疑世界·故墓新烟》四月刊最新上架!

    《悬疑世界·故墓新烟》四月刊最新上架!

 

资讯详情<返回

鬼节别怕!讲讲"人鬼恋"的故事给你听

2017-09-06 10:40:56  |  发布者:蔡骏  |  查看197  |  评论0

七月半,鬼门开。


七月半,就是中元节,也叫盂兰节。中元节起源于唐朝,至宋朝而成为全国性的节日。


中元节是鬼的节日,这一天里,鬼门大开,阴曹地府里的鬼魂们趁机现身阳间,与亲人相见。


在中国人的观念之中,死去的亲人,并未消失。肉体虽然不再,但仍以鬼魂的形式存在着,影响着现世的生活。鬼节,正是这种观念的最佳注脚。


中国的志怪文化,源远流长。魏晋南北朝时期,兵燹频繁,社会动荡不安,人们生活朝不保夕。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说:“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


志怪小说也在这个时候兴起,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为干宝。他所撰写的《搜神记》成为中国志怪小说的滥觞。而后世文人们,也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去记录、撰写各地志怪传说。段成式的《酉阳杂俎》、洪迈的《夷坚志》、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袁枚的《子不语》,都是志怪笔记的经典著作。尤其是《聊斋志异》,是中国文言文小说的巅峰。

微信图片_20170906103716.jpg


在志怪小说里,“书生与女鬼”最为引人注目。这是必然的,因为这些志怪小说的作者无一不是男性文人。他们书写鬼狐妖,除了寄托理想之外,还有就是表达隐秘的情欲。


人鬼相恋,并不会承担额外的道德压力。大多数的人鬼相恋都会无疾而终,春宵一度的书生,需要完成他“齐家治国”的终极使命,而投怀送抱的女鬼,其浪荡的属性,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因为“妻子”不单是家庭角色,还是一个道德角色。


当然,娶鬼为妻并非没有。干宝在《搜神记》中记录一则《谈生妻鬼》的故事。“妻鬼”,就是以鬼为妻。这位谈生,四十多岁的老光棍,家徒四壁,一无长处,但是喜欢读《诗经》。


就跟所有人鬼相爱的故事一样,突然有一天,有个十五六岁的明丽可爱、衣着华丽的小姑娘前来,要跟他结为夫妻。但小姑娘有个条件,就是晚上不能拿烛光照她。打了四十年的光棍,谈生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


两人生活了好些年。姑娘为谈生生下了两个孩子。然而,有一天谈生实在忍不住,在大晚上拿着烛光照了妻子,却发现妻子上半身正长着肉,腰以下,则是枯骨。这样的景象,比《僵尸新娘》还要恐怖!


接下来就是套路发展了。既然秘密被撞破,那么就到了分手的时候。谈生实在太穷,姑娘担心孩子活不下去,便送给一件缀着珠宝的长袍。为了纪念夫妻情分,姑娘离开之前,撕了一段谈生的衣裾。


在《谈生妻鬼》中,谈生最后摆脱了贫穷。原来姑娘是望族之后,父亲睢阳王。谈生也凭借着与睢阳王的关系,顺利当上官,实现了超级逆袭。谈生的故事,寄托了文人的梦想。


那时,没有科举制度,门阀大家垄断政治资源,底层书生想要跨越阶级,也只能寄希望于婚姻。但这希望又何其渺茫?谈生命运发生改变不是他书读得好,而是半夜里一位来历不明的姑娘闯进了他的家。


微信图片_20170906103743.jpg


现在谈起人鬼恋,脑中第一个想到的总是《聂小倩》。王祖贤的聂小倩、哥哥的宁采臣以及《倩女幽魂》的主题曲,已成经典。电影中的聂小倩,巧目盼兮,身上既有现代姑娘的张扬与勇敢,又有古典的哀愁,令人难忘。其实,在蒲松龄原著之中,聂小倩并没有这样张扬,相反还相当保守。


《聂小倩》是《聊斋志异》中的名篇。女鬼大多都是轻佻的、放荡的,但在原著里聂小倩却是恪守传统女性的道德。在电影中,聂小倩最终并没有跟宁采臣走在一起,而是重新投胎做人。


事实上,在蒲松龄笔下,宁采臣把聂小倩带回了家。然而,宁采臣家中有妻子,聂小倩并无合法的身份。在宁家生活时,处处小心,“女朝旦朝母,捧沃盥,下堂操作, 无不曲承母志”。直到宁采臣的妻子死后,她的处境才渐渐好起来。


人鬼殊途,阴阳相异。在传统的观念里,人和鬼生活在一起,最终会死于阳气耗尽。蒲松龄为了不拆散宁采臣和聂小倩,反其道而行之。聂小倩是受“生气已久”,与活人无异。两人终成眷属,聂小倩嫁给了宁采臣,生下一个儿子。而且,蒲松龄为了表现聂小倩的贤淑,还特意写了一句宁采臣纳妾。


显然,聂小倩是古代文人中的理想女性的投影。她恪守三从四德,以丈夫、家庭为中心。而《聊斋志异》其他的人鬼(狐)相恋的故事,如《巧娘》、《莲香》、《颜如玉》、《小谢》等,无一如此。


人鬼殊途,跨越了生死的爱情,虽然让人觉得凄美浪漫,但这些女鬼们,最终还是要服膺于封建男权社会的现实与道德之下。



 
logo